感謝凱葳・博德(Kelvy Bird) 在她的網站中發表這篇關於系統敘畫(Systems Scribing)的文章,經過Kelvy確認同意後,我們翻譯成繁體中文,讓華語世界更多渴望深入視覺實踐領域的朋友,能夠了解敘畫(Scribing)的理念與關鍵核心能力。

視覺圖 by: Kelvy Bird

系統敘畫

系統敘畫是一種視覺實踐,將敘畫 (Scribing)(意指當人們交談時以視覺方式呈現想法)與系統思考(Systems thinking)相結合。 這是一種新型且實際的方法來代表敘畫人(Scribe)和社會身(Social body)之間,那些隨著時間推移而發生的動態變化。 這項專業訓練能培養一種促進系統看見與感知系統自身的關鍵能力,並將想法結晶化為行動。

欲了解更多信息可參閱由Kelvy BirdJessica Riehl所撰寫的 系統敘畫:湧現中的視覺實踐 (Systems Scribing: An Emerging Visual Practice),由Derek Cabrera等所編輯,於2022出版的Routledge系統思考手冊(Routledge Handbook of Systems Thinking)。

關鍵元素(Key Elements)

--

--

這部微影片於2022年8月27日發布在國際知名敘畫人Kelvy BirdVimeo頻道上,為了支持更多朋友,認識敘畫(Scribing)的當代發展浪潮以及其對時代的影響有更深的理解,經與Kelvy討論並獲得同意將這部影片內容與大綱翻譯成中文。

原創:Kelby Bird

我想分享一些關於敘畫(scribing)的歷史,如此一來你能將你所學習到的知識放在當代實踐的背景下來看,並開始拼湊出這種視覺工作型態的樣貌是如何能真正跨越時空,並涵蓋不同的文化與方法。因此我接下來要分享的只是當代敘畫歷史當中非常小的一塊拼圖,讓我們來了解它是如何處在一個更長遠的圖像與意義創造的軌跡當中。

影片原創:Kelby Bird

當代的敘畫實踐始於1970年代,當時是Ohlone原住民族的聚居地,也是我們現在所熟知的加州舊金山灣區。它通常被定義為一種實踐,通過圖像、文字、圖表模型、顯化未見之事,以及任何和它類似並將所述說的賦予某種型態。

這種當代實踐有不同的世代浪潮,我在以下來描述:

第一波浪潮始於1970和1980年代,我們可以把這波稱之為「第一波:創立者」。

如同我所提到的,它主要是發跡於加州,也在科羅拉多其中的一個團體Grove由一位大衛・斯貝特(David Sibbet)先生所帶領。而另一方面是由一對夫婦麥特・泰勒(Matt Taylor)和蓋兒・泰勒(Gail Taylor)的夫婦所領導,他們都推動了這些開展並傳授方法,也各自發展出兩種不同的學習方法,而這些方法迄今在西北半球大多數的視覺實踐者的身上都能看到其身影。

在Grove的傳統中,你可以看到具體的編排佈局,有更多的插圖,有特定的畫小人和對話框呈現的風格,有特定的流程順序來引導團體。

而在麥特・泰勒(Matt Taylor)和蓋兒・泰勒(Gail Taylor)所開創的方法中,你會有一個更加自由的方式,敘畫工作者運用他們的才華來測定、感知視覺上的佈局以及內容發展的順序。我從麥特和蓋兒泰勒那裡學到了非常多,如果我沒有經歷那樣的環境,我可能永遠都不會開始做敘畫的工作。因為我在插畫方面不是很強,所以如果我需要做非常具體的編排和圖像,我可能會灰心沮喪,甚至不敢開始!

因此,我能夠發展我自己的視覺詞彙和語法,屬於自己的敘畫風格,真確地推動了我,能夠在這個專業工作領域裡走出我自己的一條道路。

這裡要注意的是,兩種方法都非常有用,如果你把它們放在一起看,他們看起來可能非常相似,而這更多的是關乎於敘畫者或者視覺引導者如何進行繪圖的。

所以在那些日子裡,沒有數位相機,而我們記錄工作的方式,也是我們的學習方式,就是互相複製彼此的畫作,把小組畫在牆上的東西轉譯到一張紙上,複印後與其他人分享。因此這些文件是通過複製的方式手工完成,而這是我真正的學習方式,即通過非常仔細的觀察其他更有經驗的人他們所做的,跟隨他們並紀錄在一張紙上,而這份紀錄也為小組提供了一種集體記憶。

我們可以這麼來看:第一波是大衛・斯貝特(David Sibbet)與他的Grove顧問團隊,第二波是麥特・泰勒(Matt Taylor)和蓋兒・泰勒(Gail Taylor)夫婦,這兩波浪潮我稱他們為創立者。

1990年代;第三波浪潮 / 早期採用者

第三波浪潮出現在20世紀90年代,我們稱其為早期採用者,這些人和我一樣與創立者一起學習,並與MG Taylor在美國與歐洲一些地方,包含加拿大進一步播種投入這個領域。我們與管理顧問公司合作,為那些引導與設計流程的專案建立了中心,每個中心都有一些內部的敘畫工作者,因此我們在90年代第三波的浪潮中並肩學習。

1990年代;第四波浪潮 / 早期主體

在第四波浪潮中,我們把他們稱為早期的多數主體,因為這時候它真正開始成為一種實踐以及關乎更大的場域。人們仍然在和前幾波的發起者一起學習,也開始融入數位技術,因為在這個時候數位相機和手機也出現了,你可以用這些設備來拍攝作品然後做更廣泛地分享。另外隨著網路的發展,你可以看到隨手拍了一張照片就可以放在網路上,讓更多人看到它,這也是為什麼這一波成為多數,因為透過網路和科技讓這種實踐變得更顯而易見。

我忘了說,在第四波浪潮中,澳洲也出現在版圖當中,因為一些在北美洲和歐洲營運的管理顧問公司也開始在澳洲創建了引導空間,所以2000年左右開始在雪梨和墨爾本地區,看到敘畫的開始被傳播應用。

2000年代;第五波浪潮 / 自我導向學習主體

第五波浪潮我認為是在2010年開始,人們由於技術的原因可以自主學習,他們可以在網路上看影片,可以看到其他人畫的圖像並研究它們,也可以閱讀在網路上發表的東西,真正以自己的方式與節奏學習實踐,並將其應用到自己所處的環境中,所以它不會依賴一個做創意引導流程的中心,也不會依賴顧問,它變得更加開放,對於任何人想要開始在社會場景中作畫並幫助其他人看見,也變得更加開放。這種作法開始傳播到中美洲和南美洲,傳到中東地區,印度,非洲與亞洲。

第六波浪潮:2017~迄今 協作者、創新者、探索者

我想說的是,在當代敘畫的這個歷史跨度中,我們現在所身處的浪潮大約從2017年開始,一直持續到現在。我會把這稱為協作式主體,因為人們真的在一起工作,更了解這種做法是什麼,更多的人在網上學習,就像現在這在看這個影片的人們也是這個群體的一部分,那就是把自己的學習放在他人的背景下來實踐。所以我把它稱為協作式主體,也稱為一群創新者、探索者,他們正在探索這種技術能為視覺實踐帶來什麼,還有哪些真正尋求將敘畫與原始的存在、精神和我們身而為人的本質相連結的人們。

因此在這波浪潮中,有些人透過一起協作學習,也有些人用新的科技與技術進行創作並延伸出去,例如在疫情大流行期間幾乎都在用iPad創作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還有些人是在尋求通過敘畫實踐來發揚我們最深刻的人性光輝。

根據我的理解以及和同事們一起所做的研究,「敘畫 Scribing」這個詞可追溯到「Sesh」來自於「Seshat」,Seshat是埃及古代的智慧和知識女神,被認為是文字書寫的發明者。一般來說她手持代表時間音符的棕櫚枝幹 ,拿著代表距離的打結和弦,用來測量土地和結構。

如今敘畫者通過他們的圖畫,為那些追尋理解自我,並為社會和我們的星球創造改變的文化,即時與順時的勾勒出時間與空間的過程。

更多的參考資訊請見:www.kelvybird.com

翻譯文字整理:Jayce Pei Yu Lee

--

--

前言:如果我們可以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認識敘畫(Scribing),它會是個什麼樣的場景?會呈現出什麼樣的畫面? 過去十多年遊走世界不同的角落,2020年的疫情有了暫停,感謝這樣的暫停,讓我遇見了夥伴Crystal, 共同創造了拾田,讓我有機會在臺灣這塊土地深耕發芽,同時也好好地回看自身,結晶人生的視覺實踐與敘畫經歷,穩穩落地再出發。在邁入下個十年的起始,我們期許在台灣這塊土地能將敘畫(Scribing)的價值帶入到大街小巷中,人與人之間的對話裡。

而與若寧的相遇,是在一次歌德式對話的工作坊上,聽見她從一位媒體記者,為了追尋她自己生命的源頭,而開啟了一段不一樣的生命旅程。這次,我們很幸運的可以有機會透過她對於敘畫的認識和感受,再經由她的筆和文字來顯化敘畫。

— Jayce & Crystal

嘿,說一個故事給你聽。

從前,有一隻魚,在大海裡游啊游啊,大海那麼大,他理當是一隻自由的魚吧。

但是他沒有。因為他有一個很大、很大的煩惱,他不知道去哪裡找答案,只好一直游、一直游、一直游,不敢停下。

有時,他游著游著,會遇見半透明的、花一樣綻開的水母;有時,則遇到初生嬰兒般,粉嫩漂亮的珊瑚礁。不過,不管遇到了誰,他都只是問,噢,大海在哪裡啊?

每一次他問,就有氣泡他的嘴裡冒出來,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魚會很認真的聽著,聽著,直到連最後一顆氣泡都「啵」地消失為止。

留下寂靜裡,一望無際的深藍色。

插圖創作: 李珮玉 Jayce Pei Yu Lee

故事說完了。我也不知道魚最後找到大海了沒有,不過,我知道那種看著氣泡「啵」一聲消失的感受。

語言是這樣的,說出口就沒有了。沒有的意思是,那個氣泡本身不見了。這個當下,被說出來的詞句,那詞句聲音的振動,那個振動蘊含的本質,都在下一個片刻歸於沈寂,永遠成為「之前說的」。

但那個氣泡消失的瞬間發生了什麼事呢?氣泡消失後被遺留下來的又是什麼?吐出氣泡以前,那隻魚所身處的寂靜,和說完以後,真的沒有不同嗎?

「敘畫」試圖捕捉的,也許就是這樣的剎那。

如果語言是氣泡,敘畫就是那抹藍。廣袤無際的大海啊,難以具顯亦不可說的此時、此刻、此地,「敘畫」以顏色、線條、質地來涵括。

所以「敘畫」究竟是什麼呢?是難以用一篇九百字的文章解釋清楚的事。也許九千字的文章也不足夠。

因為「敘畫」所做的,正是一種對文字語言「本質上」的還原。敘畫人走入場域之中,一天工作坊,一個研討會,一場國際性會議,眾人圍繞著議題思辨、表達、聆聽,交互確認著方向,試著在未知之中尋找答案。

--

--

mosaic365 序幕

每一個人的存在, 都帶著那獨有的光, 如暖陽灑在馬賽克鑲嵌玻璃上, 隨光影閃爍發亮。

mosaic365, 是用生命點滴回映世界的旅程, 關於剎那片刻的重新發現。

mosaic365的前身:2019年1月1日,當時的我開始了整整一年的365篇每日一文,文字有時像雜記,有時像短文,有時像首詩,配上一張生活與旅行中所捕捉到的影像,期許我自己能在那些時常忙碌有時混亂急躁的狀態裡,為自己創造一種紀律感與穩定,於是就這麼寫了下去,一直寫到2020年3月3日,那是我持續書寫的最後一篇。那天看到了ㄧ張圖,上面的四句話是:

HAPPINESS is the new rich.

INNER PEACE is the new success.

HEALTH is the new welath.

KINDNESS is the new cool.

這四句話,讓我沈思良久。

當時Covid-19已經開始在全球蔓延,老天為這個世界按了一個大暫停,我的工作,生活也發生了許多大翻轉,健康也陸續發出了許多警訊,瑪吉抬著頭若有所思的望著我,似乎說著:「麻米,妳在急什麼?能不能慢一點?對他人善一點?對自己好一點?」

--

--

Jayce Pei Yu Lee

Jayce Pei Yu Lee

85 Followers

visual catalyst, scribe, life poet, social artist, 敘畫人, 社會藝術X雜詩人,U型理論實踐,跨界不老頑童。